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看中华!— 集月文化
分享到:

五月天刷屏还不够,谁为线上演唱会的未来买单?

2020-06-05 20:30:01 浏览次数:831

导读 : 在线演出策划及技术日趋成熟,刘若英、邓紫棋、吴青峰等试水直播,面临观众付费观看意愿不高等困境五月天刷屏还不够,谁为线上演唱会的未来买单?5月31日晚,五月天阿信像在往常的演唱会一样唱到“突然好想你,你

在线演出策划及技术日趋成熟,刘若英、邓紫棋、吴青峰等试水直播,面临观众付费观看意愿不高等困境

五月天刷屏还不够,谁为线上演唱会的未来买单?

5月31日晚,五月天阿信像在往常的演唱会一样唱到“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时,回应他的是安静的现场、以视频形式出现的合唱嘉宾李荣浩、毛不易、萧敬腾,和弹幕里不停滚动的应援口号。这场线上演唱会选在了1999年五月天首次召开大型演唱会的台北市立体育场,用全荧光打造现场氛围,镜头切换从特写到航拍机拍摄的大远景之间流畅剪接,顶级器材解决转播中的声音问题,并且从观看到刷礼物全部免费,没有额外赞助商。这场在线演唱会共有超过3500万人在线同步观看,也是五月天成团以来最多人同时参加的一场演唱会。

疫情期间,从B站与摩登天空合作的“宅草莓”、快手开启的“云蹦迪”,到抖音推出的“DOULIVE”系列、网易云音乐的“硬地Live”、大麦“平行麦现场”超级演唱会,到最新传统演唱会级别的五月天,依托移动互联网的飞快发展,短时间内,因为疫情,演出被闲置的音乐人迅速找到复工新方式,线上演唱会已让音乐人、乐迷和平台方的运营联动被技术问题逐渐精益化解决,在阵容、时长、形式上越来越接近线下演唱会水准,甚至做出了区别。然而线上演唱会的商业转化仍然不够明朗,不少乐迷仍视其为疫情期间的“特供环节”。制作一场线上演唱会需要投入多少?怎样弥补乐迷的现场体验感?新京报从大麦、腾讯TME、摩登天空和线上演唱会制作导演、艺人、乐迷代表中寻求答案。

A形式演变

从“沙发音乐会”到“体育场演唱会”

线上演唱会其实并不新鲜。早在2014年汪峰的鸟巢音乐会就曾试水过网络直播,吸引了7万多网友付费观看,收益超过了200万元。2016年王菲的“幻乐一场”音乐会一票难求,因此4K、VR同时在线人数高达2150万。这些以往的直播演唱会大多是在线下的基础上增加线上播放流,然而疫情暴发后,全球的线下演唱会几乎都被取消,国内包括周杰伦、孙燕姿、林俊杰等多位音乐人的2020年演唱会都遭遇了延期或取消,业内称这一影响可能会持续到今年第四季度甚至明年。歌手们也纷纷开始了线上之路。

2020年,线上演唱会成为了一个独立存在的演出形态,观众圈层最大范围的往“全民化”拓展,形式上也经历了数次的更迭升级,从沙发音乐会、天台音乐会、晚宴音乐会,到livehouse转播的出现,再到平移传统万人体育场演唱会技术规格,线上演唱会的内容逐步趋近于成熟的传统演唱会,同时又新增了互联网“互动”优势,听歌的同时聊天、吃播、游戏互动,似是比看传统演唱会有了不同的乐趣。

2月4日,摩登天空在B站进行了一场“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的线上音乐节,吸引了27万网友在线观看。播出内容不仅有2019年草莓音乐节的现场视频,还有音乐人自己在家录制的视频内容,形式也包含了吃播、教跳舞、玩游戏等不同形式,突出了“宅”的主题。5月,痛仰乐队来到武汉,在长江边的荒岛上就地搭台,从黄昏到入夜,对着滔滔不绝的长江水连唱了16首歌。

抖音在疫情中则推出了“沙发音乐会”,陈嘉桦、吴青峰、薛凯琪、邓紫棋等艺人都参与了直播,在以沙发为代表的居家场景中营造出放松亲近的氛围,清唱、聊天,完全是不同于以往演唱会上的一面。潘玮柏甚至还煮了一碗牛肉面开启吃播模式。这场直播的观看人数超过260万,潘玮柏的个人抖音账号收获粉丝42.5万。

TME自3月15日杨丞琳之后也推出了一系列线上演唱会。《想见你》OST彩蛋音乐会,剧中的李子为、黄雨萱和莫俊杰完成了剧情里“一起看伍佰演唱会”的约定,实时在线观看数达到了600万。有网友统计,600万的观看相当于“同时在75个鸟巢,260个小巨蛋,480个红磡开满场演唱会”。

盲人歌手萧煌奇则开了一场餐桌边的“周末晚宴”线上演唱会,乐手们分坐在餐桌两旁演奏,蜡烛、摆盘、灯光考究。A-Lin黄丽玲把音乐会场景换成了户外天台,和观众一起在音乐中迎接暮色降临。奶茶刘若英的“陪你”线上演唱会则是在电影院里用两个小时,十四首歌,一边聊天一边演唱的形式,收获了全球累计1.5亿人次的观看量。据腾讯音乐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在线音乐服务的付费用户人数为4270万,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50.4%,总营收63.1亿,同比增长10%。

而在线演唱会观看数据的峰值出现在由大麦、微博、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共同发起的相信未来公益义演,自5月4日开始首场在线演出,参演音乐人包含了王菲、朴树、周迅、易烊千玺、李玟等170余组,在线观看总人次达到4.4亿,堪称中国音乐史上最大规模的线上义演。

B制作揭秘

合作

音乐人需要好创意增加“网感”

一场线上演唱会看上去省掉了线下演出的诸多繁琐协调,筹备起来好像更为轻松,但其实难度可能大于线下演唱会。筹备第一步是选择愿意参与的音乐人。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认为,没有人上来就会对什么东西排斥,只要给出的方案符合他们的审美体系,他们一定会认同和配合。“万青(万能青年旅店)可能是全中国最反综艺的音乐人,他们的性格并不适合参加综艺或者直播这样的形式,但是我们这次的直播内容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最终配合的效果也非常好。”

大麦“平行麦现场”郝云超级在线演唱会总导演杨子也认为,线上演唱会中策划创意非常重要,“去掉了舞台上声、光、电的魅力,大多数音乐人在直播间里的表现甚至不如滤镜里的网红。面对更广的群体时,网友关心的不是你的原创作品,而是你的‘网感’,这也是一些音乐人抗拒的一个原因。但是大家都需要演出的机会,因此除了声光电的保障之外,我们需要给到他们好的创意,这样他们才愿意参加。”

为了能够吸引到艺人参与,阿里文娱旗下大麦和优酷联合发布了“平行麦现场”计划,大麦副总裁尹亮表示,在音乐人合作方面,“平行麦现场”倾向于对现场表演制作有升级意愿、对表演模式有创新想法、有代表性音乐作品的音乐人进行合作,希望双方通过互联网化的思维创意为观众打造全新的在线演唱会观看体验,同时音乐人也能通过这个平台,让数字专辑、数字影像等方面的应用更加广泛,让演出行业完成较大的数字化转型升级。

而TME与艺人合作的标准更显而易见,名单中不难看出TME更多与知名或超一线艺人合作,在追求投入和产出均衡的同时,打造顶配品牌。TME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近期线上演唱会有了多维度的评选标准,开始选择不同的艺人来满足用户的多样化需求,比如新生代流行歌手、资历深厚的“超一线音乐人”、大众公认的实力唱将等等。

虽然并没有约定俗成,但不同平台的线上演唱会正逐渐形成自己的系列和主题。摩登天空的“草莓星云”选择了以一个季度为单位,每周一场的节奏来进行,在每场演出结束之后宣布下一场的艺人。TME则更加灵活,没有任何既定的形式,负责杨丞琳、A-Lin、《想见你》彩蛋音乐会和萧煌奇专场等的导演组负责人陈镇川解释道:“我们的主题可能来自一部戏,一个艺人,或者一个时间性的话题。所以每一次在线演唱会都是从零开始,也没办法用之前的逻辑。我们希望能够针对艺人的特殊性进行定制化的演出方式,保证每一场演出都各有特色。”

即使对于演出经验丰富的音乐人,线上的形式依然是非常大的挑战和压力,因为不仅要适应没有观众的现场、“自说自话”式的沟通,还要适应不同的镜头表达方式。“奶茶”刘若英就曾在深夜发微博说这是自己最紧张的一次演唱会。为了做好5月30日的直播,音乐人郝云和自己的乐队也排练了很长时间,杨子表示,“演”和“奏”是两件事情,郝云希望能在总彩排之前自己先把“奏”的部分解决好,不仅要编曲、试衣服、和乐队演练,完成线上演唱会的常规准备,还要在总彩排中练习走位配合镜头,为了能够让镜头更加流畅好看,郝云甚至减少了平时演唱会最常出现的提词器的使用。

技术

收音、信号、互动接入都需更高规格

与线下演出的方式不同,线上演唱会结合了电视录播节目和线下演唱会的班底,且两者都必须存在。线上需要摄影师、导播和导演代表所有线上乐迷的眼睛,帮他们决定一首歌中可以看到什么。同时线上演唱会收音和现场演出不同,需要考虑到观看直播的效果。比如线上演出没有观众主控音响(PA),而是采用直播实时混音系统(OB),在直播过程中就能够把调音混音同时完成,达到录音室录音的水准,还会在收乐器音的同时收入房间和场地的声场音,使其具有现场性。而线上对于网络和信号的依赖,也成为团队最担心的问题。陈镇川举例:“大家看到20:00开始卫星转播,其实我们是从下午就开始在卫星上一直做各种测试、播出、频宽的演变,解决声音的品质和画面的延迟等问题。大家看线上演唱会的设备都不一样,所以源头要做好,才能保证不同设备上呈现的效果都不错,因此成本也相当高。”

为能最大限度地还原演唱会现场的氛围,贴近线下的观众互动效果,大麦“平行麦现场”郝云超级在线演唱会采用了类似综艺的设置,技术接入上不仅启用了弹幕互动,还有传统直播间的刷礼物、玩梗等,与线下做出区分。另外大麦还联合酷喵在播放终端引入大屏观看入口,让用户能通过电视大屏收看,倡导用户“大屏观看,小屏互动”。大麦电子票存留、分享、转赠功能的设置,也赋予线上观演的仪式感。

成本

线上演出收益模式尚不成熟

虽然并没有明确的公开数字,但是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一场线上演唱会的成本跟线下并没有太大差距,甚至对于小型乐队来说还会高于线下。杨子向新京报记者解释:“其实花钱多少取决于内容设计的多少。硬件(设备、场地)和软件(创意、设计、演员)都是关联到成本的。传统演唱会不可免的是场地租金、报批费用、安保费用、舞美设备费用,线上不需要这些排场,反而可以提高精致度,在软件方面精益求精。”

那么高投入带来的收益是否达到预期?沈玥表示:“一场线上演出我们一般会同时有几万人在线,累计几十万观看的体量。如果做线下达到这种量级,需要到巡演的规模才能达到。”而对于大型线上演唱会是否能够盈利,目前尚无明确的数据。沈玥认为目前对摩登天空来说,还不是立刻就要考虑收入的时候,“我们对成本和收入曲线都没有太在乎,一开始做音乐节的时候也不是每场都能挣钱。我们首先考虑的是把产品做活,把模式跑通。”

大麦“平行麦现场”郝云超级在线演唱会则采用了优酷会员免费,非会员付费观看的模式,并首次推出在线演唱会优酷会员按时长分账模式,希望为用户搭建高品质的数字娱乐消费场景,也为线上演唱会商业化提供新思路。

在新京报的调查问卷中,仅5.56%的观众愿意为线上演唱会花费50元以上,44.44%的用户选了10元以下的选项。几家平台都认为,目前盈利模式都处于探索阶段,首要的是先建立付费模式,培养乐迷为好内容买单的习惯。

C观众反馈

总参加人数:108

90%的乐迷不满线上氛围

●支持

“像为我一个人开的专场演唱会”

今年4月15日,乐迷蛋堡在家里一个人听完了伍佰《想见你》音乐会的《lastdance》,这也是追完整部台剧《想见你》后他今年最喜欢最感动的一场演唱会。“看到台下三个人坐在一起听着歌,好像剧情变成了现实。”喜欢刘若英的小慧则在家里跟唱完了全场,她说以前在演唱会都抢不到前排的票,这次感觉是为自己开的专场演唱会。

在新京报做的108位观众调查中,疫情期间看过线上演唱会的观众占到了72%,其中女性观众占了70%,约伙伴在家一起挤在沙发边吃零食边看,甚至“解放天性”在家里跳动跟唱,成为了疫情期间大家所珍惜的休闲和社交时光。

不用紧张地抢票、不用花时间赶赴现场、解决了同一巡回主题歌单重合的疲倦感、可以边看边互动,是观众选择观看线上演唱会的主要原因。同时线上还能够发现在传统演唱会中被现场氛围盖过的细节,这也成为了观众的意外收获,比如雅君说看线上演唱会的时候注意力一直在艺人专注表演时脖子的青筋上面,小泽则开玩笑说第一次看清楚了爱豆穿的衣服上的图案。

●反对

缺少仪式感情感无法延续

然而这种新的形式也面临着不少的质疑。几乎90%以上的观众都有无法感受到现场氛围的不满。雅君表示:“演唱会不仅仅是看表演而已,精心打扮完出门、赶路,用尽一切奔向你的极大心理满足感和仪式感,是永远无法取代的。在家里经常会看到一半就去做别的事情,或者跳过自己不熟悉的歌。”

追了五月天十几年线下演唱会的小宇,欣喜于这次五月天唱了《爱情的模样》等好几首平时演唱会很难听到的曲目,可是周围没人跟她一起尖叫跟唱,演唱会结束后的她关掉直播页面,迅速打开文档切换成加班状态,“好像结束就结束了,不像以前一样,还会在回家的路上哼着歌,甚至兴奋好几天”。

线下演出不可替代,线上发展需做出差异

虽然几个平台目前都在大力发展线上演唱会,但可以肯定的是,线下演出依托着空间感、声压、氛围,是永远无法被取代的。未来线上演唱会必将与线上打通,并做出差异。在采访中,业内人士表示,线上演唱会的特色就是必须要即时,必须要有“现在”的感觉。线上演唱会结合了此刻的话题、最新的音乐、讲话的逻辑,跟线下演唱会非常不一样,而线下演唱会包装非常完整,呈现上其实跟观众有一点距离。

进入5G时代后,互联网的运用和音视频流媒体将有更大的可能性。据了解,几个平台目前都在策划更多场线上演唱会,并尝试更多直播产品,以突破想象、更高品质,粉丝经济、票务销售和演出经纪等业务于一体的期望拓展线上演唱会业务。

采写/新京报记者李妍

新京报制图/许骁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