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看中华!— 集月文化
分享到: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2019-08-30 20:04:32 浏览次数:37

导读 : 这里有回不去的故乡,到不了的远方神秘人想邀请你去看《只有峨眉山》的彩排并采访王潮歌。我啊?喂,幺幺零吗,这儿有个骗子麻烦你们抓一下。不敢相信,我何德何能啊?!稀里糊涂内心忐忑地到达了峨眉山,开始了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原标题: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这里有回不去的故乡,到不了的远方

神秘人:

想邀请你去看《只有峨眉山》

的彩排并采访王潮歌。

我:

啊?喂,幺幺零吗,

这儿有个骗子麻烦你们抓一下。

不敢相信,我何德何能啊?!稀里糊涂内心忐忑地到达了峨眉山,开始了一段梦幻的戏剧之旅。

*所有照片都是彩排照,有些场景还在调试中,演员并没有都身着正式表演服。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

《只有峨眉山》在我看来不能简单地用“高级”形容,这部作品并不晦涩,也没有玩儿意识流。下到小学高年级,上到九十九,不会遇到“完全看不懂”的障碍。

《只有峨眉山》也并不“通俗”,不是肥宅快乐水配爆米花看过一两次就忘记的作品。你可能会笑可能会哭,会有一些瞬间给你指点迷津,会有一些瞬间触动你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云之上

“云之上”是情境体验剧场,包含6大表演空间。你的观剧体验正像观察事物,被吸引然后逐渐靠近,层层递进。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起先坐在观众席上远看,然后走到舞台旁,甚至你可能走到演员中间。请尽量穿舒服一点的鞋子,剧场很大且有部分时间需要站立及游走。

然后你就可以尽情享受《只有峨眉山》给你的上帝视角,仿佛站在金顶云海之上俯瞰人间。

在空间五,你会发现一位少女,肉眼可见她的煎熬。

一个生无可恋的少女和

峨眉山有什么关系?

当王导登上金顶时知道了一个地方——舍身崖,听说曾有人从这里跳下去。

王潮歌:“我每次站在那个地方会有非常清晰的一个思索,这个人遇到什么样的难题,难到可以放弃生命。我特别想写写这个,也特别想告诉今天有很多这种情绪的人,世界没变,只是你的角度有问题了。如果你换一个角度,世界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我一直很困惑,为什么有人看到山会想到自杀?站在山巅,人和蝼蚁没有区别,会让我醒悟:“人类某个个体的存在对于大自然不过是一瞬间。开心也是一瞬,不开心也是一瞬,不如开心一点。”

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触。“我写了很多词,到最终赢不到一个人”的林夕看到山会有“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我怎样都想不明白,山怎么会加剧一个人放弃生命的念头?

是谁拯救了生无可恋的少女?是普贤菩萨用佛光为她指点迷津吗?并不是。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让她找回了生的希望。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此时的舞台像乐高积木,随着舞台升降一幕幕场景变换着。在围观他人的经历后,如果你的内心也有些许破碎的角落,相信我,你会和那位少女一样被治愈。

在空间三,我有一半的时间在哭泣

我万万没想到,峨眉山的背夫

如此牵动我的情绪。

我对“活下去”从未有过困惑,对“怎么活”有自己清晰的认知。一边觉得自己是有玩物精神的人,一边又对过多事情太较真。

我哭不是因为难过,在这个场域里,我知道:“我终于可以与很多事情和解了,和自己和解。”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如果不是《只有峨眉山》,可能我永远不会注意到背夫。他们有男有女,身上的重担可达一两百斤。他们全靠双脚双手把建筑材料、生活物资背上峨眉山。实在累了就用提竿支撑一下站着休息。

也许背夫与我们擦肩而过,很多人内心会隐隐有点优越感。但王潮歌会让你反思:“你没背吗?你没背一个业绩?你没背一个房贷?你没背一个嘱托?你没背一个发稿的时间?你没背领导对你的责难?你没背你的愿望?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背夫。”

在空间一,有影像技术加持,形成了一个又仙又现代的场域。我好奇在公演时女演员的服装到底是什么样子。想让你们看图猜猜这个篇章讲什么。

肯定猜不出来。光看图像是唯美版的《峨眉山爱情故事》。其实章节是讲事业线,剧场给当地人带来的改变,只能剧透到这里了。

空间二很奇妙,你低头或平视眼前是一片废墟,抬头是云海。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这里会让你想到故乡。演员虽还未身着正式的演出服,但不影响观感。他们会与你互动,带你走回年少的记忆。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空间四,头顶是真实的天空,四周的云雾和灯光让你如同身处仙境,让我想起《红楼梦》中警幻仙子为宝玉准备的那场宴席。

咦,你可能会说:“大喵的数学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这才5个空间呢。还有一个呢?”走进云之上的第一个空间并没有讲到,因为我想把剧场内第一眼的惊喜留给你们亲身感受。

云之中

“云之中”是园林剧场,处在建设中。

云之中的存在是为了让你一下车就开始入戏。白色砾石+屋顶+云雾,30个戏剧表演点,30分钟时间不知不觉走进幻境。

云之下

“云之下”则是中国最大的实景村落剧场。占地2万多平方米,395个房间,24场院落戏剧,2个广场大戏,92个散点戏剧。

这里是最让我好奇的所在。在未来来得很快,一切都忙着更新换代的今天,一个没有古建筑,一片好木雕都没有,甚至毫无名人生活痕迹的村庄会有怎样的艺术表达?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在好奇艺术表达之前,

我更加好奇为什么要保留一个没有

多少经济价值的村落?

王潮歌:“改革开放40年,有非常多的语言在说如何乡镇化。包括我的家乡北京拆的差不多了,实际上对今天的中国来说是一种疼痛,这个没了,那个没了,盖出来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比如说商品一条街、美食一条街,买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这时候你觉得不满意,但是你做什么了吗?我就干了。”

一个村庄的艺术再利用,所有剧本为村庄量身定做。有些地方该不该有瓷砖,该是L型还是V型,有一棵大树路在那儿人该怎么走,事无巨细。

这个村的所有故事,大致发生在改革开放初期,所以会让人感到既陌生又熟悉。热情的乡亲会招呼你去他家坐坐。不排除正式公演后,有阿姨在窗边炒回锅肉,热腾腾地刚出锅问你要不要尝一块。

那些懵懂的少年不就是大家年少模样,谁年少时没干过几件傻事?

几家欢喜几家忧,这不就是人生吗?在云之下经常传来观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声,笑着笑着也许你会突然想哭。因为刹那间发现,有些地方回不去了,有些人找不到了。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对曾经拥挤的小家、吃腻了的饭菜、不洋气的homemade毛衣说“我愿意”。

当你在村子里自由探索时,可能没有故事、没有演员、没有冲突,却依然能感受到戏剧的浓度,这是非常妙的体验。

第二天醒来,想起村里有个阿姨给了我一张纸条。整个人的情绪又被带回去了。我从未在乡村生活过,但不知为何此时对乡村的情感如此浓烈。

《只有峨眉山》我想了解更多,常相见也是可以的。

真实的王潮歌

你可能已经知道王潮歌的各位title:《印象刘三姐》《印象丽江》《又见平遥》《又见敦煌》等“印象系列实景演出”及“又见系列室内情境体验剧”总导演、总编剧/第29届奥运会核心创意成员之一……

并且你可能已经知道她是一个很飒很有气场的女人。不过,我想让你知道点不一样的。

让我哭过笑过的《只有峨眉山》和真实的王潮歌

她是一个可爱的女人。

爱吃土豆,爱买衣服(给自己买给别人买),滴酒不沾不去KTV,不用电脑,会为村落中的一堵旧墙被刷成了水泥墙而大哭一场。还有她的微博@王潮歌,你只要看过几条就停不下来。

8月20日的这条你们品一品:

“昨天在伏虎寺下溪水边的石头上,我摔了一下,伤虽微小就是蹭破了点儿皮儿,但对于我这种擅长飞檐走壁轻功了得的武林高手来说,这个动作衰了点儿,助理张先生的脸上出现了五种颜色:惊恐着急心疼后悔难过……忽然他正色说:这是好事儿啊王导,这是菩萨让您消业障啊,我听后,心中豁然开朗,愉快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啷个哩个啷……”

她更是一个严肃的艺术家,对自己的工作有着随时爆发小宇宙的澎湃热情。平均每天工作17个小时,每天步数15000+。

“抄袭自己是耍流氓,

抄袭别人是臭流氓。”

《只有峨眉山》是不同于以往系列的作品,那么这个系列有什么特点?

王潮歌:“‘印象系列’是实景演出,‘又见系列’是情景体验剧。‘只有系列’是崭新的系列,叫戏剧幻城。叫戏剧幻城是因为它并不是一个剧场,而是多个剧场组成的。”

“‘印象系列’是惊鸿一瞥,大山大河和在那个地方的人民,我们有一次感怀。‘又见系列’会非常注重人物的塑造,非常注重情节的演进,非常注重矛盾和冲突。在这个过程中试图让一个故事变得清晰。戏剧幻城又不同,它是兼而有之的。”

“我认为整个戏剧幻城在我们中国应该是又开创了一个新的表演方法或者观演方法,这种方法不同于剧场也不同于主题公园。它更趋向于我们自己中国人对一个地方、一个时间、一个故事的理解。”

看您的微博有讲“状况百出的舞台正在耗尽我们的耐心”,当时出现了什么状况?

王潮歌:“很多,我遇到最复杂的事情就是有一个时间,剧场交给我,允许导演和演员进场,这个时间一拖再拖,这个拖延让我感觉到一种绝望。我强行进入,让我的演员和我戴着安全帽,为什么呢?因为每一个演出都是有尺度的,让演员假装,所有的假装会让我判断失误。”

“每次进去要让人停工。还要让工程队把地上的建筑垃圾清理一下,好让我们的人进去。这个时候多了以后,我特别烦躁。每一个工程都是物理的,好像的时间都是固定的,好像只有我能拖延,我就特别愤怒,写了那么一个。”

云之下村落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王潮歌:“所有的地方都是困难,第一个如何使一个村落变成一个剧场。单从建筑本身有不符合规范的地方,有很多房子连电和下水都没有,这就是大问题。我们请到了北京市研究院总工程师王戈,当时我让他做这个小村庄的时候,实际是勉为其难的。对于他来说又费事也不讨好。”

“但是他跟他的同事最后用的方法挺让人感动。人都不离开,每一堵墙每一堵墙干下去。当你们看到的时候觉得这个墙真好,其实这个反而对他是一个负面,但是依然这样做了。处理村庄本身就是全世界的一个难题,你可以盖一个新的,但是如何保护一个旧的?”

“这个村子的房舍、路径我们都没有做任何调整。建筑上的补丁是我们加固的,因为怕有伤害,国家有规范。如何增加墙的强度,让大家顺利进去,这个补丁当时做的时候有两种不同的看法。有一种说法是把它隐藏掉,后来我们说就这样,让大家看到真实的状态。”

在《只有峨眉山》你会发现大规模的素人,200多个演员以素人为主,甚至有很多当地的原住民。比如回收马灯处坐着的老人就是曾经的村支书。

为什么要用素人,特别是对表演没什么认知的村民?

王潮歌:“从《印象刘三姐》我就用了六个自然村的渔民,我来把他们训练成演员。后来我在每一个地方都大量用素人,我觉得只有当地人才能呈现当地人,而不是外地人假装是当地人,这是我导演的一个理论。”

我斗胆向王导问了一个挺八卦的问题。

8月5日的早晨您在微博写道“土豆如约而至,看着吹着口哨的张助理的背影,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不一会儿,一个恶毒的主意,慢慢生成,小样儿吧,你等着”,我特别好奇这个恶毒的主题是什么?

王潮歌:“第二天就是让他全吃土豆,他真吃了。”

观剧小贴士

9月6日首演,云之上、云之下分开售票。云之上每天会有多场,云之下只有晚上演出;观剧时间都在90分钟左右;云之上一次可看完整。云之下起码要6次才能get所有情节,特别是看云之下,一定要穿运动鞋啊各位。

离开的这些天,我不断思索一些问题:《只有峨眉山》和峨眉山的关系,艺术和旅游的关系。

王导有一段话:“我希望人们来峨眉山看到这个山脉,看到古迹和金顶以后再去看看人民。这个人民不是看当地,而是看自己。你究竟为什么来这里,你来到这里收到了什么,你走了带走了什么?”

每到一个地方旅行,只要有不一样的体验,不管大小我都会感到欢喜。但如果到了一个地方,觉得毫无特色,我就会在心里默默给那个地方划叉,再也不见。

艺术对于普通人的魅力,我认为是可以激发无边界的思维。如果一个地方是可游览的,然后又是艺术的,那么这个地方将有很多打开方式。

而对于当地的人来说,收获则会比观众、游客更多。有的人可能实现了遥不可及的艺术梦想,年轻人有理由回到家乡乐业。

总归是好的。

扯远了。最后我想引用王导的两句话作为结束:

你来了,戏就开始了

你走了,戏并没结束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