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看中华!— 集月文化
分享到:

张玉玺案 真凶归案17年 嫌疑人仍在候审

2019-10-03 19:02:48 浏览次数:363

导读 : 真凶归案17年 ldquo;嫌疑人rdquo;仍在候审  案件发生于1992年,两家人斗殴致一人死;真凶服满刑期出狱;ldquo;嫌疑人rdquo;张玉玺案发回重审21年未开庭  6月27日,

张玉玺案 真凶归案17年 嫌疑人仍在候审

(原标题:张玉玺案 真凶归案17年 嫌疑人仍在候审)

 真凶归案17年 “嫌疑人”仍在候审

  案件发生于1992年,两家人斗殴致一人死;真凶服满刑期出狱;“嫌疑人”张玉玺案发回重审21年未开庭

点击进入下一页

  6月27日,河南商丘夏邑县,张玉玺蹲在老宅的废墟前。当年事发后,张玉玺的家被砸,仅剩堂屋(图中背景屋),被当作陈尸地。

  真凶归案已经17年,张玉玺仍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活着。

  “还是相信法律最终会给我公正。”张玉玺说。

  2018年6月28日,张玉玺在律师徐昕的陪同下,前往河南省夏邑县人民法院提交国家赔偿复议申请书,并要求法院尽快开庭审理案件,给自己一个说法。

  记者采访当事人及村民得知,1992年7月3日,河南商丘夏邑县张庄村村民张玉玺与张公社在麦场边发生口角厮打,随后引发家族成员参与群架,张公社父亲张超明在打架中昏迷,经抢救无效身亡。

  张玉玺堂兄弟张叶说,他和参与打架的堂兄张胜利第二天就逃离家乡,外出打工。张玉玺回忆称,张超明被打昏迷时他并不在跟前,但仍被公安机关羁押。判决书显示,1997年张玉玺因“故意伤害(致死)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上诉后商丘市中院发回重审。此时,张超明死亡案的真凶张胜利已经归案。但张玉玺案发回重审后至今21年,仍未开庭审理。

  2001年9月11日,“真凶”判刑后,张玉玺被“取保候审予以释放”。之后的17年,他一直反映情况,寻求清白。

  两家人斗殴一人死亡 张玉玺被羁押

  事情已经过去26年,张玉玺从张公社家附近路过,还是绕着走,他不想再起什么冲突。

  “那次邻里纠纷断送了我将近10年的自由。”张玉玺说。

  1992年7月3日上午,30岁的张玉玺去晒麦子途中,遇到邻家18岁的张公社。两人因言语不和厮打起来。张玉玺说,两家及家里至亲此前有矛盾。

  两人打架,变成两家人斗殴。张公社用铁叉扎了张玉玺左大腿,张玉玺堂弟张叶看到后用木棍敲向张公社头部,“救了我。” 张玉玺说,距离他们二三十米处,堂弟张胜利将张公社父亲张超明打昏在地,张超明经抢救无效身亡。

  当天下午1点多,张玉玺被传唤到夏邑县李集镇派出所,铐了一天一夜。张玉玺称,在审讯中他遭遇刑讯逼供,当时招认打了张超明。

  当年一位参与办案的协警段新德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在审讯室附近房间听到张玉玺嚎叫。“张玉玺送看守所之前,鼻子上有血,我还拿了报纸给他擦。”

  一个月后,夏邑县检察院和商丘市检察院提审张玉玺,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后果,改了口供,称不是他打死的。此后再无人提审他。

  张玉玺有三个孩子,当时女儿五岁、大儿子三岁、小儿子刚满一岁。妻子段月霞听说张玉玺被商丘市检察院提审,误以为要判他死刑,“想到自己拉扯三个孩子活不下去了,”在娘家准备服安眠药自杀,被母亲劝下。

  在看守所关押近5年后,1997年5月,夏邑县人民法院对案件开庭审理。父母告诉张玉玺,打架后,堂兄弟张胜利、张叶逃走,张公社占了他们几家的耕地,还带着朋友打砸,抢走家里值钱的东西。张公社把父亲张超明的尸体放在张玉玺家主屋。段月霞只得带着小儿子外出打工,另外两个孩子跟着奶奶生活,一度外出讨饭。

  2018年7月2日,新京报记者采访张公社姐姐,她对抢东西、占耕地表示否认。

  1997年5月19日,夏邑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张玉玺犯故意伤害(致死)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一审判决书显示:“经审理查明,1992年7月3日上午,被告人张玉玺因纠纷与本村村民张公社发生争吵并引起厮打。继而引起双方家中多人参加的吵骂和厮打,在双方殴斗中,被告人张玉玺伙同其堂兄弟张某某、张某某、张某等多人手持铁叉和棍棒击打在张公社父亲张超明的额顶部,致使张超明当即倒地昏迷,经抢救无效而死亡。”

点击进入下一页

  6月27日,河南商丘夏邑县,张玉玺的妹妹所在村庄,张玉玺母亲曾多年住在此窝棚。

  真凶归案被判刑 死者家属称“非常冤”

  一审判决后,父母劝张玉玺,“判十一年,现在已经坐五年了,过几年就放出来,别上诉折腾。”在老人的观念中,“饿死不做贼,冤死不告状,”更何况对方家里有人死亡,属于“死有理”。父母认为,张玉玺应该认了。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