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看中华!— 集月文化
分享到:

今日惊蛰,吴虎生《惊蛰》揭开面纱,辛丽丽《天使的微笑》致敬医护人员

2020-03-06 12:09:20 浏览次数:237

导读 : 3月5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惊蛰,春雷乍动,万物生长。这一天,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明星吴虎生的新作《惊蛰》诞生了。  与《惊蛰》同时揭开面纱的,还有辛丽丽致敬抗“疫”一线人员的作品《天使的微笑》。作为上海芭蕾

此网站转让,日IP 500+ ,有意者联系
QQ161164974

(原标题:今日惊蛰,吴虎生《惊蛰》揭开面纱,辛丽丽《天使的微笑》致敬医护人员)

  3月5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惊蛰,春雷乍动,万物生长。这一天,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明星吴虎生的新作《惊蛰》诞生了。

  与《惊蛰》同时揭开面纱的,还有辛丽丽致敬抗“疫”一线人员的作品《天使的微笑》。作为上海芭蕾舞团团长,忙碌的辛丽丽已经快20年没有正式作品,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她重燃创作激情。两个星期的时间,经过4、5次修改,终于有了现在的面目。

  《惊蛰》和《天使的微笑》中,凝结了上海芭蕾舞团创作者和演员们对此次疫情的思考和感悟。在全民战“疫”的时刻,舞蹈是他们的语言,是他们的武器。他们希望将最纯粹的舞蹈,最真诚的表达献给观众。

  惊蛰到来,春意渐浓,祈盼疫情退散

  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的排练厅里,3分20秒的《惊蛰》由上海芭蕾舞团青年舞者许靖昆演绎。许靖昆今年20岁,曾获南非国际芭蕾舞比赛少年组男子古典舞金奖,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金奖,去年从澳大利亚芭蕾舞学校留学归来后考入上海芭蕾舞团。

  大提琴伴奏下,许靖昆肢体的运动抽象、当代、似无规律可循。“就好像这次疫情,一切都非常突然,似乎琢磨不透,让人惊愕,不知所措。”吴虎生说。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舞蹈结尾节奏突然加快,象征着一股冲破一切的力量。以“惊蛰”为名,吴虎生希望春天的来临驱散病疫,人们结束蛰居,世界运转如常。

  《惊蛰》的创排,大约花了10天时间。春节一过,吴虎生就提前进入舞团排练厅,一边进行身体的恢复训练,一边开始构思新作。疫情期间,每天关注新闻的他感慨于疫病的无情,感动于平凡英雄的付出。复工后,《惊蛰》的构思慢慢成熟。

  这是吴虎生作为编导创作的第三部作品。2017年夏天,他自编自演的处女作《难说再见》登上国家大剧院“中国舞蹈十二天”系列演出。2018年,吴虎生为自己的老搭档、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明星范晓枫编创了《荆棘》。这是范晓枫在跟腱断裂一年后回归舞台之作。

  作为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明星,吴虎生在《天鹅湖》《茶花女》《简·爱》《花样年华》《长恨歌》《哈姆雷特》等经典和原创大戏中担任男主角。处于舞者职业生涯的黄金期,周围的人都建议他抓紧时间多跳两部戏。然而他并不满足于表演者的身份,而是大胆向创作者转型。

  在创作上,吴虎生渐渐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越来越得心应手。他喜欢从日常生活中汲取灵感,《难说再见》来自于他的生活感悟,《荆棘》源于范晓枫的受伤经历,而《惊蛰》来自于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在编舞风格上,吴虎生偏向于抽象、当代的语汇,给观众更大的想象空间。

  与《惊蛰》同时排练的,还有吴虎生和舞团青年编导陈琪合作的《青蓝紫——记忆的碎片》。这个作品时长45分钟,从去年就开始筹备,原计划今年5月与观众见面。近期,上海芭蕾舞团《茶花女》澳大利亚巡演和《花样年华》香港巡演受到疫情影响取消。吴虎生希望趁这段时间沉下心来创作,把作品打磨得更完美。

  一支挽歌,致敬逝者,抚慰生者

  辛丽丽的《天使的微笑》,由上海芭蕾舞团最年轻的主要演员戚冰雪演绎。她穿着黑色的连衣裙起舞,脆弱而坚强。

  虽然过去几年,辛丽丽也动过创作的念头,但一直没有正式的作品。这一次,在疫情中,辛丽丽被义无反顾奔赴前线的医务人员深深感动。“他们有的人年纪非常轻,就匆匆离开了这个世界,为了让留下的人好好活着。这些生命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依恋和不舍,我希望用芭蕾与他们的灵魂对话。”

  《天使的微笑》是一支挽歌,致敬逝者,抚慰生者。虽然只有6分钟多,但戚冰雪跳完气喘吁吁,她说:“这段舞蹈其实动作不算特别难,难的是情感的表达。起伏非常强烈,有时候前一秒还在情绪的爆发点,下一秒就要求突然安静,很考验舞者的把控能力。”

  虽然很久没有创作,但排练厅里的辛丽丽效率非常高。第一次开工,刚进排练厅两个小时,4分钟段落几乎一气呵成。“她事先做足了功课,素材特别丰富,信手拈来,不断让你尝试新的东西。她日常工作很忙,但可以看出她一直有思考,有准备。”戚冰雪说,“作为团长,她就像我们的妈妈一样,整天操心我们有没有口罩、饭有没有吃好。但作为一个编导,她非常专业非常严格,会不断挑战你,让你突破自我。”

  辛丽丽回想起2001年她出任上海芭蕾舞团艺术总监时,第一部独立编导的舞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也在这一年首演。她携手剧作家罗怀臻、作曲家徐坚强,将一个中国故事通过芭蕾的形式讲给全世界听。《梁山伯与祝英台》后来成为上芭保留剧目,至今在国内外舞台常演不衰。

  辛丽丽说:“编第一部作品时,困难重重,只有热情和真诚能够帮助你渡过难关。现在的状态,更多的是有感而发。但真诚仍然不可或缺,只有真诚的创作才对得起奋战在一线的人,对得起观众。”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