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看中华!— 集月文化
分享到:

演出停摆,幕后失业 这群自由职业者,就算送外卖也坚持梦想

2020-03-20 14:00:30 浏览次数:970

导读 : 1月12日椎剧场话剧《爸爸的床》演完至今,灯光师王洋没再接过工作。他回湖南老家过了年,待到3月才来上海。住了5年的房子涨了租金,而他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入。  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数据,

此网站转让,日IP 500+ ,有意者联系
QQ161164974

演出停摆,幕后失业 这群自由职业者,就算送外卖也坚持梦想

(原标题:演出停摆,幕后失业 这群自由职业者,就算送外卖也坚持梦想)

  

演出停摆,幕后失业:这群自由职业者,就算送外卖也坚持梦想

  1月12日椎·剧场话剧《爸爸的床》演完至今,灯光师王洋没再接过工作。他回湖南老家过了年,待到3月才来上海。住了5年的房子涨了租金,而他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入。

  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数据,1-3月已取消或延期2万场演出,票房损失超过20亿元。台前的演员纷纷尝试“云演出”,不被看见的幕后工作者陷入了更大的困境。灯光师、音效师、舞台监督……许多和王洋一样的自由职业者,面临着不确定性。

  如果真的离开,我怕自己后悔

  干这行有时候忙到要推掉不少工作,有时闲到一个月也没工作,都挺正常。但音效师孟欣悦第一次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因为不知道下一个活儿究竟什么时候会来”。

  音效师的工作并不轻松,在全国各地奔波是常事。进场之后,和演出相关的所有人都要在规定的时间里,做好自己的事。每台演出装台时间都是有限的,有时需要连夜赶工。音效师常常得干点力气活,忙里忙外,让种种大件器材各归其位。以往这份工作,男性做得多,现在也有越来越多孟欣悦这样的女性。今年26岁的她,工作的时候喜欢穿着宽松的衣服和球鞋,随随便便扎个丸子头。每次遇到有人说这是男人干的活,她就呛回去:“谁说女子不如男!”

  孟欣悦今年上半年的日程表本来已经排满,但现在都取消了,只能靠积蓄维持。去年还有一份工资没发,她不好意思去催,因为“大家都很难”。她现在和父母一起住在松江,父母一开始没说什么,见她迟迟不开工,有点着急:“早就说让你找个稳定的工作了!”

  这话父母以前也常说,但孟欣悦从未放在心上。她喜欢自己的工作:感兴趣,不用朝九晚五,收入也能养活自己。

  即便不想放弃音效师的工作,孟欣悦的简历还是投出去了。“我以前是学编导的,也许可以重拾老本行,做做编导,做做后期。不能坐以待毙,总得养活自己吧。”

  投出去的简历目前还没有回音,孟欣悦觉得,也好,“如果真的离开了喜欢的工作,我怕自己会后悔”。

  入了这行的人,多少有点情怀

  慧慧今年25岁,正在上海戏剧学院读艺术管理研究生,空闲时兼职做舞台监督或制作助理,足以自食其力。

  她是武汉人,过年前一家人去了咸宁外婆家。封城初期,她非常焦虑,害怕自己和家人被感染,14天自我隔离后,心里紧绷的弦好不容易松开,又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学业和工作来。因为,今年夏天她就要毕业了。

  目前,大多数民营制作团体和演出团体都不养技术团队,要做新戏就临时搭建班底,行业里有大量自由职业者。慧慧说:“很多入了这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情怀。能坚持下去的,是真的热爱。我希望能和圈子里的朋友们一起,做点喜欢的戏,做点好戏。”

  

演出停摆,幕后失业:这群自由职业者,就算送外卖也坚持梦想

  舞台监督慧慧,舞台监督的工作就是事无巨细地协调一切,保障演出顺利进行。

  毕业后,慧慧还是打算从事与剧场有关的工作。“百老汇也停摆了,全球的剧场人都很难,但疫情总有一天会过去,那时候大家会涌入剧院。”

  做最坏的打算,期待最好的未来

  从湖南老家回上海前,父母曾劝王洋别回来了:“现在回去啥也干不了,要不就在家里找个工作好了。”王洋不听,上海还得回,他29岁了,还想“再蹦跶两年”,看看能不能“搞出点名堂”。

  

演出停摆,幕后失业:这群自由职业者,就算送外卖也坚持梦想

  灯光师王洋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接下来几个月还没有收入,我就去送外卖。可是我不太会骑摩托车,前不久还撞了一回。再不行就去便利店当个收银员吧,我家附近就有家罗森。”

  这只是应急之策,王洋心里有长远打算。闲下来的他已经开始准备考雅思,出国读书。梦想还是要有的,他的梦想是去英国皇家中央演讲和戏剧学院。“李安《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男主乔·阿尔文就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我身边很多学艺术的都是这个学校出来的”。学什么专业呢?还是灯光。“干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偏技术,艺术上有待提升。”

  “我相信等疫情结束,演出行业会迎来新生。”王洋笑着说,“期待到时候‘忙到死’的状态,把这段时间没赚到的钱都赚回来!”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