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看中华!— 集月文化
分享到:

《静静的顿河》观剧实录 格瓦斯佐俄式大餐,连看8小时话剧是怎样的体验?

2019-09-02 15:17:56 浏览次数:165

导读 : 看一部8小时的超长话剧是什么体验?8月30日晚上,俄罗斯圣彼得堡马斯特卡雅剧院话剧《静静的顿河》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首演,这部史诗般的巨制拥有其它话剧难以企及的时长——顿河地区哥萨克人的十年动荡被浓缩进

(原标题:《静静的顿河》观剧实录 格瓦斯佐俄式大餐,连看8小时话剧是怎样的体验?)

  看一部8小时的超长话剧是什么体验?8月30日晚上,俄罗斯圣彼得堡马斯特卡雅剧院话剧《静静的顿河》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首演,这部史诗般的巨制拥有其它话剧难以企及的时长——顿河地区哥萨克人的十年动荡被浓缩进8小时的话剧舞台,且一次性演完。导演格里高利·科兹洛夫透露,8小时版本已经是浓缩后的了,“要知道,《静静的顿河》最初是24个小时。”

  即便是熟悉话剧的上海戏迷,连续8小时观演也是个不小的考验。同样8小时时长的赖声川话剧《如梦之梦》,分上本和下本,可以分开购票,大多数观众选择分两天看完。两年前由王学兵主演的5小时话剧《酗酒者莫非》,评价也两极化,感动者有之,质疑“节奏太慢”的声音也不少。而8小时的俄语话剧“顿河”在上海会怎么样?记者获悉,演出票价分180、380、580、780、980、1280六档,8月30日首演满座,9月1日第二场的演出票也已售罄。

  《静静的顿河》原定于晚上18时开演。开场前10分钟,暴雨倾盆,手里拿着伞、衣服上有雨渍的观众匆匆入场。进入安检后,最后一个工作日后匆匆赶来看剧的上班族,可以在特设的面包和冰激凌专柜购买点心。可能是为了让观众“提前入境”,这些点心中不乏俄式产品,比如地道的俄罗斯冰糕。剧场内,橙黄色的舞台灯光下,茅草制成的墙面和木头搭成的村庄房屋还原了上世纪初,顿河地区的生活场景。18点10分,“顿河”上海站首秀拉开了帷幕。

  话剧《静静的顿河》改编自前苏联作家米哈伊尔·肖洛霍夫历时14年创作的同名长篇小说,描绘了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苏联国内战争结束的动荡年代,哥萨克人历经波折的生活、顽强的斗争与悲剧性的爱情故事。8小时的戏剧马拉松,很考验演员的体力与爆发力。此番出演的所有演员都是导演科兹洛夫的学生,从一年级培养,一直到五年级毕业。在挑选演员和教学时,他也十分注重学生的体能训练和培养。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一出激烈的话剧。舞台上的嘶吼、肉搏、大口喝酒,尽显俄罗斯民族粗犷的生命力。1912年至1922年十年间的社会变革压缩进4幕话剧,战争的硝烟向顿河哥萨克人这个俄国的边缘群体席卷而来,身处其中的男主人公格里高利·梅列霍夫既是英雄,又是受难者,在历史的急变关头,徘徊于生活的十字路口。静静的顿河始终如一,这更反衬出小人物命运的无着。

  话剧“顿河”无疑是快节奏的,自始至终,紧凑的故事情节、极快的对话语速、饱满的情感张力、轰鸣的舞台音效,半点容不得观众“打盹”。观众席时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笑声,跨越语言障碍的俄式幽默多少冲淡了点儿大时代的悲剧阴影。而如同月光流淌着的俄罗斯民谣及歌舞,极具哥萨克风情,似乎将人带回无忧无虑的村庄。

  8小时的“顿河”,观剧体验自然非同一般。话剧分4幕,有3次中场休息,一次45分钟,两次20分钟。20时左右,在接受了2个多小时俄罗斯演员激烈奔放的演出后,让人期待的45分钟含餐幕间休息开始了。大家拿着入场时检票处发放的餐券,前往每层楼设置的取餐点,领取相应票面价格的晚餐。

  一个个被粉色丝线包装起来的俄式餐盒里究竟有些什么?剧迷们迅速找到了大厅、户外的空椅子坐稳,不少人干脆在台阶边上席地而坐,像打开盲盒一样抽开饭盒盖子。饭盒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是鸡蛋慕斯、蔬菜、俄式沙拉等为主的冷菜组合,下层是迷你大列巴和一份酸奶。俄式大餐的标配饮料是格瓦斯,佐俄式话剧别有风味。

  主办方介绍,为了方便用餐,剧院平时不对外的休息室都向所有观众开放,另外剧场也对“在剧场内饮食”放宽了要求,中场休息时间,观众可以带着剧院准备的配套餐点入场,在超长的8小时里,体验一把“平时不被允许的事”。尽管如此,这个“暗号”可能并未广而告之,记者在剧场内发现,在自己座位上用餐的人并不多,或许因为这终究有点违背上海观众们一向养成的观剧习惯。坐在记者前排的71岁的老先生,起先因为领取餐盒的队伍太长,就放弃领餐在原地休息。细心的工作人员发现了,特地为他拿来了一份餐食。

  这种人性化服务,在这场8小时的话剧中并不少见。比如,观众可以扫码租借靠垫、毛毯、充电宝等“战斗利器”。其实,场上的演员在剧中声嘶力竭演出的同时,场下的观众也经历着一场鏖战。除了常见的望远镜外,不少看剧达人自备了“U形枕”、毛毯、眼罩甚至拖鞋。在中场休息的空档,抓紧时间眯一会儿,储备体力。一位陪妻子来看剧的年轻男士笑着说:“我来这里看剧,就是要来挑战自我的。”

  吃完以冷食为主的餐盒以后,记者仿佛觉得“裹腹开胃了,有点想继续品尝几道俄式热菜”,不过此时第二幕话剧的开场钟声敲响了。临近23时,剧迷迎来第2次中场休息,主办方也准备了一个“彩蛋”,每位观众可以领取一个分量十足的冰糕,为漫长的晚上带来一个“甜口”。等到第3次幕间休息,已经是凌晨12点半,主办方的食物供应结束了,剧院里的咖啡档口却排起了长队,历经五六个小时试听激荡的观众,急需咖啡因支撑下半场的大脑高速运转。

  转入下半场,“顿河”的剧情转入高潮。不过,毋宁这么说,“顿河”开场即高潮,且这是一场持续了8小时的高潮。格里高利的命运与波澜壮阔的哥萨克历史紧密交织,个人的选择背后,是时代不由分说前进的步伐。“这是一出好戏,8个小时看下来,虽然累但很值得。”为了《静静的顿河》,在南京生活的王先生已经追了两个城市,看完哈尔滨的场次后又直奔上海,“‘顿河’现场多的是拉杆箱观众。”

  31日的凌晨2点半,《静静的顿河》比原定时间晚半小时收官,观众席依旧满座,很少有观众中途离场。一身洁白的演员登台谢幕,剧迷们激动地站立起来,掌声不息,熬夜带来的疲乏被精神上的亢奋所取代。俄罗斯人谢幕不笑,不像音乐剧演员娴熟地卖萌或逗弄观众,但他们会因为掌声,一次又一次返场。“八小时的史诗,六次谢幕,又冷峻又激烈。”有观众感慨。

  跨越凌晨的马拉松话剧,考验演员,考验观众,也考验剧院管理。走出文化广场的大门,200多辆出租车已提前在剧院门口“候场”,睡眼惺忪但情绪激动的剧迷,一边排队等车,一边迫不及待分享观后感。剧院同时也开放休息室,供观众小憩至首班地铁营运。这个夜晚,拉杆箱的滚轮声成为夜色的点缀,上汽·文化广场的灯光又一次见证了大戏的盛况。流淌而过的“顿河”,静悄悄地在剧迷心中编织回忆。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