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看中华!— 集月文化
分享到:

咸宁市晨阳水漆公司隐瞒事实甚至不惜触犯法律底线违法篡改合同招商欺诈

2019-10-02 06:33:16 浏览次数:922

导读 : 我们本想在咸宁市做好晨阳水漆,但没想到到被无良的业务经理一再欺骗,一年的辛苦付之一炬,承受了巨大经济损失。因解决问题无门,期间我们三次到保定希望问题能妥善解决,结果每次得到的承诺都是一纸空谈,不仅无法

咸宁市晨阳水漆公司隐瞒事实甚至不惜触犯法律底线违法篡改合同招商欺诈

(原标题:咸宁市晨阳水漆公司隐瞒事实甚至不惜触犯法律底线违法篡改合同招商欺诈)

我们本想在咸宁市做好晨阳水漆,但没想到到被无良的业务经理一再欺骗,一年的辛苦付之一炬,承受了巨大经济损失。因解决问题无门,期间我们三次到保定希望问题能妥善解决,结果每次得到的承诺都是一纸空谈,不仅无法得到彻底落实,还一再被拖延时间,甚至以此为要挟逼迫签不平等协议,强迫我们去解决本与我们无关的烂摊子,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精神冲击和二次经济损失。问题拖延至今,给我们的生活,工作造成了持续性、破坏性的不良影响。目前地方不仅没有按照上次的承诺为我们解决问题,甚至拒绝解决问题,因此不得已只能到保定晨阳总部维权。此次,只有现场解决问题一条路,绝不接受所谓的“协调”和任何空口承诺。做企业应该讲信用、负责任,而在整个事件中,晨阳公司相关人员和领导在处理的过程中恰恰是极不守信用和极不负责任的,因此晨阳公司也存在不可推卸责任。cRN帝都网-多度网

一、招商欺诈、篡改合同晨阳对商务人员的授权过大,又缺乏完善的监管,导致商务陈中军在与我们接触并签约的过程中,发生了招商欺诈和篡改合同的行为。2017年1月初我们开始和晨阳公司商务人员陈中军接触,因为我们启动晨阳水漆这个项目的前提,就是必须是签下整个咸宁市场,所以开始接触以来我们跟商务始终态度明确:只做咸宁市的唯一总代理。为保证权益,除代理协议外,我们还和陈中军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主要内容是保证我们的代理权完整,言明我们是咸宁市唯一总代理,武汉双力作为我们下级经销商仅负责咸安市场,短期内我们可以提供给武汉双力价格和广告方面同等的优惠政策,但武汉双力作为我们的下级分销,进货和销量都必须统一到我们名下。商谈过程中,我们跟陈中军反复多次强调,完整的代理权是我们接手咸宁市场的底线,否则我们宁可不做这个项目。陈中军明确知道这一点,却为了一己私利,欺上瞒下,通过违法违规的手段进行招商诈骗。他明里答应我们的前提要求,告诉我们可以绝对保证我们在咸宁的代理权的唯一性和完整性,实际却是多方欺瞒,通过私自暗箱操作,以这种欺骗手段去达到他想要的招商目的。而在任务签订阶段他也做了手脚,原本一直谈的是完成100万的回款任务,这点在最初的合同上我们都有写明,但他却私自给我们定了300万的销售任务。为了隐瞒事实,陈中军甚至不惜触犯法律底线违法篡改合同。协议在2017年1月19日签订后由陈中军寄回公司,之后他便一直谎称合同有问题,不断拖延我们拿到合同的时间。期间我们多次询问合同进度没有结果,反而被强硬要求按照他的指示去回款,其中各种不透明的小动作和不负责任的信口雌黄渐渐瓦解了我们对他的信任。我们从他言语中察觉到异常,于6月29日到保定总部调取资料才清楚,c陈中军不仅篡改了我们和公司合同中上关于区域划分的部分,在原本咸宁市后加了“除咸安”三个字,相当于直接把整个咸宁市区划分出去给了武汉双力,并且跟武汉双力签的同样是总代协议,而补充协议则根本没签。而这一切陈中军不敢让我们知道,合同也被他暗地里截了下来,直到我们到公司调查才得知真相。问题发生后,公司相关人员并没有解决问题的态度,只是应付和拖延。起初我们和公司的沟通渠道只能通过陈中军,而陈中军从来都是只把他想告诉我们的信息告诉我们,不想说的我们主动问也只会推脱、打岔,因为害怕被我们知道他违规违法的事实,从不允许我们越过他跟公司人员接触,仅因一次店面协议迟迟未到,询问陈中军又屡屡不回,我们不得已跟公司合同部的同事打电话询问,事后被陈中军劈头盖脸的骂,更以不配合核销威胁我们,不允许我们越过他联系公司。如果相关领导能积极的关注地方进展,适当监管,而不是听之任之,陈中军不敢肆意妄为。我们作为底下经销商,获取信息必然不及时,作为陈中军的上级领导既然知道了事情始末,就应该给陈中军以压力去解决问题,而不应该反过来指责我们。这种地方保护主义无疑降低了商务人员的违规违法成本,让不守规矩的人更加无法无天。而这次去到公司总部,我们发现了让我们觉得触目惊心的真相:我们不是之前谈好的咸宁市的总代理,而成了空白县城市场的总代理!我们独自背负着300万的销售任务,完不成直接取消代理资格!我们账户被合并到了武汉双力的名下,之前武汉双力21万的广告核销也是占用我们的回款额度才得以核销,我们却因此没有了广告额度!(我们也才明白为什么武汉双力回款11万却能做21万的广告,而我们却三番五次试图做广告都遭到陈中军各种借口否定,一块像样的广告都没能做出去。)我们享受不到总代理的政策却顶着总代理的任务压力,这就是陈中军违法篡改合同,违规暗箱操作的结果,这也是他一直欺瞒我们不敢给我们看合同的真正原因。二、多般刁难,赶尽杀绝保定一行之后,公司领导和区域领导都出面协商解决问题,总以为能有一个妥善的结果,与此同时,我们也想着既然已经启动项目,花费了这么多时间精力希望能做好,却没曾想妥协换来的却是暗地里的各种手段和刁难,把我们往绝路上逼。从保定回来以后,区域领导的态度突然变得强硬起来,提出各种在招商之初我们根本不可能同意的要求,还不顾市场现状硬把不合理的任务指标强压在我们身上,出于顾全大局我们还是选择暂时妥协,最后协商的结果就是:可以重新签订合同,把完整的代理权还给我们,按照最初谈的条件把整个咸宁包括武汉双力在内的销量全部算到我们名下,武汉双力的账户也并到我们名下。但是,之前签的100万回款任务作废,重新签订销售任务。经过和区域领导反复沟通后的方案是:新的销售合同按250万销售任务签,我们承担其中150万任务,武汉双力承担100万任务,我们作为总代跟武汉双力签100万任务的县级代理协议。而最终,我们退让妥协去勉强接受的方案并没有得到落实,事实上,重签合同只是成了借机逼迫我们继续打款的筹码,自始至终,也只是我们重新跟公司签了协议,武汉双力并没有和我们重新签订协议,我们的实际区域和任务额没有任何变化。接下来发生了很多让我们更加意外的事。8月中旬,我们计划到各县市进行招商活动,致电陈中军希望他能配合做空白区域的招商,可陈中军却说让我们缓一缓,说他已经申请9月初公司会召集整个湖北区域的商务团队一起集中到咸宁来跑空白市场并集中做招商。因此要求我们暂时不动,等商务团队就位后我们只需配合就行,以这个理由暂时阻止了我们的计划。而更过分的事情我们后来了解到,期间陈中军任由武汉双力在空白市场做招商,并且所有给公司来电咨询的意向客户,陈中军没有将任何一个客户交由我们去跟进,而是背着我们私自谈合作,和武汉双力签订合作协议。按照协定,咸宁所有的招商活动都应该由我们参与进行并签协议,而陈中军一边以借口拖延阻挠我们的招商活动,一方面又背着我们把客户挂在武汉双力名下。而到了9月份,他口中的商务集中来做市场又成了一句空话,只是白白空耗我们时间。而我们原本的广告投放计划也在陈中军的不配合下被迫流产。和武汉双力账户重新分开以后,按照公司政策我们有了可以用的广告额度,因此我们计划9月份大量在市场投放广告,并且提前就开始跟各广告商接触,但从8月下旬开始我们提交给陈中军的各种广告诉求都被以各种理由否定,陈中军甚至直接明着说让我们去找二三千一个的小广告牌做,大部分的额度交给他操作公司直投,他已经找好了合作的广告公司,之中的猫腻不言而喻。广告直投于我们无益,肯定不能同意,而我们不同意的结果是,我们要做的广告也做不了。到了10月3日我们接到了公司发的警告函,后来经公司人员透露我们知道,这是陈中军要求下发的函,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发难。这封函的主要内容就是就是告诉我们我们任务没有完成,如果9月份不能把任务补上,直接取消代理资格。这封函上关于任务量和实际完成度的数字是完全是不合理的,暴露了上次重新签订的协议根本就是废纸,承诺的一切都没有兑现。收到函之后,我们充满极大的愤怒和绝望,立即赶到公司想了解真相,结果真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一切都没有得到改善。而相比之前,我们又被压着回了20万的款,情况只是更糟,已经是要被赶尽杀绝的态势。落得如此境地,不得不让我们产生不好的联想。让我们感觉这三个月区域相关人等根本不是真心想帮我们做市场,因为市场人员毫无助力,只有处处刁难和挖坑,只有逼迫回款,把我们往绝路上赶。看来我们去公司一趟,触动到了某些人的利益,导致我们招来祸患。三、无尽等待,心寒屈辱2017年10月20日,我们到公司了解完了情况,已经不再对做晨阳这个项目抱有幻想,这样的合作方式之下,我们只有血本无归一条路。我们股东强烈要求以激烈的方式来反击,给那些欺骗,坑害我们的人以颜色,但在公司相关领导的保证之下,出于挽回损失,息事宁人的考虑,我们最终选择继续谈判解决问题,也给了公司相关领导时间来解决我们的诉求。但眼看时间都过去了快3个月,询问始终没有明确的进展,我们心中百般焦虑也无用,面对看似无尽的等待。不得已我们于2018年1月19日,第三次去保定,总算换来了一个确定的结果,在公司领导的再三保证之下,我们接受了一个折中的方案,会在二月初、三月初,三月底分步兑现,最晚3月底我们可以拿到所有退货款、账面款和核销款共计41万余元,而关于我们其他的损失暂时搁置,等眼下的事情了解后再谈。本以为总算能解决一部分问题,没曾想又是一次更加漫长的等待,而这次等待更是让我们受尽屈辱,心寒不已!在此期间,先是陈中军又玩弄手段,落井下石,之后相关人员和领导不负责任随意推诿。在我们还未正式跟公司终止合作的时候,陈中军就开始冒然跟所有县级经销商,专卖店打电话,单方面宣布我们已经跟公司终止合作,以后不用再从我们手里拿货。而且之前因为他的信口开河,以至于赊欠给下面经销商不少货,这时候他暗地里指示经销商以核销的名义跟我们结账,而很多核销是陈中军擅自承诺下去而兑现不了的。陈中军相当于不仅切断了我们变现的渠道,而且空空消耗我们手里仅存的现金流,甚至还打算把他个人烂摊子转嫁到了我们身上,在下级经销商中造成了非常坏的影响。后来这个事情还是在高总和韦总直接牵头解决的,他们告诉我们,让我们直接跟下级经销商和专卖店结算把所有核销款提前结算,相当于他们合理的核销部分货款由我们提前兑现,然后他们的核销部分直接核销下来到我们账上,而这些核销由他们来保证落实。两个领导当场承诺的,我们便没有再做怀疑,为了解决陈中军的烂摊子,我们牺牲自己利益换来的又是失信。(在这里我们必须说,我们一直强调要退还现金不是无理,而是基于这样的理由:因为这部分款原本就是我们的现金款,只是为了帮助公司领导协调解决问题,才在公司领导的保证下兑给了下级经销商,而拜陈中军所赐,我们自己根本没有多少可核销的项目,所以这部分所谓的核销款,其实原本应该是我们账面的现金款,理应退还现金。)我们始终对相关领导报以信任,换来的确是一次次失信。在10月底,我们就做了打算,准备将门店和应用中心转让出去,因为这个项目既然已经终止,没必要继续产生额外成本。但区域领导给我打了电话,希望我保留店面和应用中心正常运营,他尽快找新代理商接手,这中间产生的一切成本他会让新代理会来承担,决不让我们多承担一分钱成本。出于信任,我同意了这个请求,没想到最后这期间所有成本不仅没人承担,还给我带来了更大的损失。而在这漫长等待的过程中,我们所经历的除了心寒就是屈辱,承诺最迟3月底退还给我们的现金款,成了他人手中任意鱼肉我们的凭仗。原先口头的承诺一次次背弃,答应解决的时限一次次拖延。答应最迟3月底解决的41万余元,最终被以各种理由删减,推迟,最终拖到5月2号,变成了总共只有27万的现金款。失信之人不仅没有心存愧疚,还变本加厉,哪怕一再失信,还要逼迫我签下一些不公平的协议,甚至通过要挟逼迫我们去解决一些本与我们无关的烂摊子。而烂摊子的制造者还舒服的在其他区域负责市场,这一切从陈中军不负责咸宁区域以后好像就跟他彻底无关了一样,那么又凭什么要求让我这个前任代理去替他人擦屁股?说到底都想把责任撇开,只有找软柿子捏,而我这个“有求于人”的前任代理就成了最好捏的柿子。最可笑的是,前任商务往咸宁串货这种事也要让我想办法解决。为了以防咸宁市场出现问题,要押着部分退给我的现金款,一年以内咸宁市场不出问题才退还给我,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于是我成了只能被动接受的一方,不管潜在风险是谁造成的,出问题我来承担损失,因为我是前任代理,这种强盗逻辑我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把我们逼到这一步,我们能再退步才是真的一点脸都不要了,就算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威胁我们,我们都不可能再妥协!我们相信这个社会是公义,有道理可讲的。我们已经不打算按照原来的模式去处理问题,既然和平处理不能解决,我们一定会据理力争,绝不退让,如果道理在晨阳公司讲不通,那我们就去让社会、媒体和大众来给我们评理。我们不相信社会主义中国体制下找不到一个讲道理的地方,威胁对我们没有用,只会反映出出失信之人的心虚,为了正义我们死都不怕,更别谈所谓的打击报复,如果有人敢践踏法律,那不妨试试。以上这些是我们所经历的,我们目前对晨阳的指望是建立在晨阳有讲理的地方和讲理的人,希望有心存公义的领导能清楚事实,能真正给我们解决问题。我们自始至终就只有保本退出这一个诉求,至于相关责任人如何处理公司自行决断,我们不打算干涉,只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详细的诉求我们会单独陈文列出来。泣血写出我们的遭遇,试问天理何在?文章转载:http://www.zhentai999.com/a/keji/20180610/24515.html1.jpg   来源:时会网  作者:  时间:2018-06-10 21:04:22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