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看中华!— 集月文化
分享到: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我的20年炒股亏损史

2019-10-04 21:05:46 浏览次数:303

导读 : 作为一个资深股民,我的炒股亏损史可以上溯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股市折腾,被一波又一波的股市峰谷摔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李跃又见千股跌停,又见百股跌停。“房子是用

(原标题: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我的20年炒股亏损史)

作为一个资深股民,我的炒股亏损史可以上溯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股市折腾,被一波又一波的股市峰谷摔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李跃

又见千股跌停,又见百股跌停。

“房子是用来炒的,股市是用来住的”,这个不知出自哪位高人之手的段子,可谓是这些年关于楼市与股市的最简洁有力的总结。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方向的判定,造成了一个人财富的巨大分野。

2018年6月21日上证指数日K线图。

有人说,这是三年来第12次股灾。若将时间拉长,我大A股又经历了多少次高台跳水、飞流直下呢?

每一次股灾都是一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黑洞,吞噬着股民的账户。据说我们已进入大数据时代,如果有谁能统计出股市设立以来股民的亏损总金额,我觉得可以颁发一个统计学甚至经济学方面的奖项给他。

1

作为一个资深股民,我的炒股亏损史可以上溯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其时我南下深圳不久,供职于一家金融类日报。听说,由于它曾被指定为全深圳刊登股票信息的唯一报刊,一度被报贩炒卖到几十元一份。

当时,我与作家王小妮的妹妹共同主持报纸的周末版,编的是风花雪月的副刊,与金融基本不搭界。但是,由于报社几乎人人炒股,我也很快从自我营造的小布尔乔亚式的文艺氛围中走出,在同事的鼓动下,开立了自己的证券账户,走进了自己的投资理财新时代。

其时,诗人孙海兄尚在深圳,我的很多炒股知识,都得益于他的传授。中午,我常常溜出当时的报社,到证券公司交易大厅与他会合。那个年代尚是现场交易,但见交易大厅如农贸市场般人声鼎沸,汗味、烟味与香水味交织在一起,散发着一种类似兴奋剂的气息。巨大的电子行情屏幕红绿翻飞,往往,选中一只股票填好单交给交易员时,价格已经发生了变化,只得撤单重来。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一度短时间内从股市获取了相当于好几个月薪水的浮盈。很多人和我一样,由此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股市就是提款机,上班挣钱没有意义。

股市继续燥热升温,直到灾难悄无声息地来临。至今还记得,随着人民日报关于“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的社论出台,几乎所有股票连吃了三个跌停板。那也是我经历的第一轮股灾。

2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股市折腾,被一波又一波的股市峰谷摔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

一个炒股的朋友曾信心满满地跟我说过,他发现,在这个社会,炒股是唯一一个不需要看上司脸色,不需要请客送礼,只需要凭籍个人智力就可以实现财富增值的地方。

只是,这个朋友不久后因为用了杠杆,爆仓后就失联了。

去年年底时,有人发了一个帖子,《只要跟对目标,一个亿的小目标轻松实现》。帖子中写道:以初始资金10万元计算,一月买入太阳电缆、二月买入江阴银行、三月买入西部建设、四月买入翼东装备、五月买入北京科锐……如此累计,帐户资金将变成一个亿。

我当时就呵呵,自从A股设立以来,恐怕还没有诞生过这样的超级股神,不如来个亏损速度榜更接地气些。

果然,有好事者很快就跟发了一个帖子,《留张车票回家过年》。仍是以初始资金10万元计算。一月买入开尔新村,二月买入祥源文化,三月买入鞍重股份,四月买入超讯通信,五月买入龙溪股份……如此累计,到十二月份,10万元将变成一百多元,一张回家过年的车票未必买得上。

事实上,类似于这种“摩托进去、单车出来”,“蜥蜴进去、壁虎出来”的景况,才是股市一种更真实的写照。

有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说,某机构运用智能机器人模拟炒股,最终因巨亏不得不提前结束实验——近些年来,智能机器人频频向人类发起挑战,在众多领域所向披靡,甚至令一些人患上了智能机器人恐惧症。但是,在股市面前,它却节节败退无招架之力,人类终于在一个领域扳回一局,多少给自己留下了一点颜面。

不过这一点也不奇怪。人工智能代表的是一种科学与理性,而股市代表的是一种极其复杂、无法精确计算与量化的人性。

作为近代经典力学开山祖师的牛顿无疑是一位牛人,但他在股市面前偏偏“牛”不起来。1720年4月,牛顿投入约7000英镑购买了英国南海公司的股票,仅两个月就股价翻番,随后卖出。但到了7月,股票又继续增值了8倍,这让牛顿悔不当初,他随之决定加大投入,最终巨亏2万英镑。

牛顿能够计算复杂的天体运行轨迹,却对股市的风云变幻无计可施。

3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再次表达我对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的膜拜。几年前,他写过一篇专栏文章《我为什么从来不炒股》。其大意是,中国股市的标配不是价值挖掘、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而是“人民日报社论+壳资源+并购题材+国企利益”,所以,为了“让自己生活得更好点”,这些年来他从未涉足股市。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