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看中华!— 集月文化
分享到:

“光速过会”富士康 如何用36天成为上市范本?

2019-12-07 09:52:01 浏览次数:941

导读 : 称,单调的流水线生活和严苛的管理制度,被指是酝酿这些悲剧的“祸首”。机械压抑的工作、没休止的加班、突然而至的责骂、看不到未来的迷茫等,无不在考验着富士康工人、尤其是“新生代工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在“

此网站转让,日IP 500+ ,有意者联系
QQ161164974

(原标题:“光速过会”富士康 如何用36天成为上市范本?)

  “光速过会”富士康:如何用36天成为上市范本?

  赵毅波 王全浩

  来自微信公号:公司进化论

IPO发审改革将继续推进,A股新经济企业上市正在提速。3月8日,证监会官网披露,富士康IPO成功过会,从第一次申报材料到上会,只用了36天,创历史最快纪录。

依据IPO程序,在过会后,富士康仍要等待核准发行的批文下发,经过路演询价与线下配售,如无意外方能成功挂牌上市。

“富士康速度”之所以让一级市场颇为惊讶,是因为即便是在新股发行常态化的情况下,普通企业上市仍需3-4个月的时间。

获得如此速度的富士康是个什么来头?

招股书显示,富士康的大股东为中坚公司,而中坚公司是鸿海集团100%控股的子公司。鸿海精密是全世界电子产品的“代工巨头”,创始人是郭台铭。

据官网介绍,富士康科技集团是专业从事计算机、通讯、消费性电子等3C产品研发制造,广泛涉足汽车零组件、通路、云运算服务及新能源、新材料开发应用的高新科技企业,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产业科技制造服务商。2016年进出口总额占中国大陆进出口总额的3.6%;2017年位居《财富》全球500强第27位。

从公司业绩来看,富士康在同类A股企业中都属于佼佼者。

依据招股书,2015-2017年,富士康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728亿元、2727亿元及3545亿元;其中,2016年营业收入较2015年微降0.03%,2017年营业收入较2016年增长30.01%。富士康2015-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43.5亿元、143.7亿元和158.7亿元,其中2016年净利润较2015年增长0.11%,2017年净利润较2016年增10.45%。

  员工以大专以下、90后为主

  待遇问题受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在2月9日的预披露中,证监会要求富士康补充说明报告期内是否存在群体性的劳务纠纷或严重的个体性劳务纠纷。

证监会“反馈意见”还表示,请补充披露公司是否足额缴纳、是否符合国家有关规定;报告期各期未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的人数及未缴纳的原因;报告期各期发行人及其子公司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缴纳是否合法合规。

富士康在招股书中称,发行人已为其境内子公司的员工办理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及住房公积金。

公司进化论从招股书中看到,员工人数上,截至2017 年12 月31 日,富士康共有员工269049 人。其中,生产制造20万人,占比75.57%;研发/工程4万人,占比14.90%;销售/行政/管理25662人,占比9.54%。

不过,这次上市的富士康资产只是富士康集团的冰山一角。有公开信息显示,富士康集团全球员工数量已经达到了120万人。

在这269049人中,大专以下约21万人,占比78%,大专及本科5.75万人,占比21%,硕士及以上1579人,占比0.59%。

从年龄构成来看,30岁以下的有16万人,占比约60%;30-49岁的8.57万人,占比31.8%;40-49岁的有2.1万人,占比7.8%,50岁及以上的1880人,占比0.7%。

富士康工厂的流水线工人富士康工厂的流水线工人

富士康表示,随着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受人口老龄化、经济结构转型、城市生活成本不断提高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中国制造业企业在历史上曾出现不同程度的“用工荒”,制造业企业通过提高薪酬或其他福利以吸引员工。如果未来持续出现“用工荒”的情况,发行人将面临人力不足及产能受限等风险,从而影响发行人的盈利能力。

  用工成本

  6.1万/人 高于人均创利

庞大的用工量,形成了高额的人工成本。2015年,富士康主营业务的成本构成中,直接人工成本153亿元,2016年为148亿元,2017年上升至165.6亿元。

以近27万名员工计算,富士康单个员工的用工成本为6.1万元。

6.1万元意味着什么?

2017年,富士康实现了高达3545亿元的收入和158.7亿元净利润,平均到269049名员工身上,每人在去年为公司创造的营业收入约132万元,创造的净利润不足6万元。

与研发型科技公司华为相对比,后者2016年支付的雇员费用为941.79亿元。以华为现在18万名员工计算,华为员工人均年薪52.32万元。

在成本结构中,富士康的人工成本占比并不高,2015年占比6%,2017年占比5.21%。对于富士康而言,直接原料成本占比要高得多,2017年直接原料成本高达2748.7亿元,是直接人工成本的几十倍,占比86.5%。

近期,一位自称富士康员工都晒出的工资单在网络热传,他1月份只挣了2586块钱。但是在2月份的时候,因为加班了86个小时,所以到手工资,就是4275块钱。

管理层方面,2015年,富士康管理费用项下职工薪酬为27.7亿元,2016年为25.5亿元,2017年为29.96亿元。这意味着富士康管理层去年收获了30亿元薪酬;由于富士康未有公布管理层人数,公司进化论无法计算管理层人均年薪。

招股书还披露,报告期内,富士康向关键管理人员支付的薪酬分别为1354 万元,1585 万元和1547 万元。关键管理人员指公司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支付给关键管理人员的报酬包括采用货币、实物形式和其他形式的工资、福利、奖金等。

2010年,富士康全国各地工厂陆续出现十多起员工坠楼事件。2013年4月,两名新员工跳楼身亡,令富士康引发关注。

新京报2013年曾发布报道称,单调的流水线生活和严苛的管理制度,被指是酝酿这些悲剧的“祸首”。机械压抑的工作、没休止的加班、突然而至的责骂、看不到未来的迷茫等,无不在考验着富士康工人、尤其是“新生代工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富士康补充说明,发行人关于员工劳动保障法律法规及内部规章制度的执行情况,是否存在违反《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规定的行为,发行人目前内部控制制度是否有效;(2)报告期内发行人是否存在群体性的劳务纠纷或严重的个体性劳务纠纷。

2016年,新京报记者曾走访深圳富士康,富士康已成立职工工会以开展心理咨询、职业培训、团体活动。

富士康在官网称,为了增强员工的归属感,集团斥巨资建设配套齐全的设施,为员工营造良好的工作、学习及生活环境,提供衣、食、住、行、医、乐等方面的便利。

“反馈意见”还表示,请补充披露公司情况、是否足额缴纳、是否符合国家有关规定。报告期各期未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的人数及未缴纳的原因;报告期各期发行人及其子公司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缴纳是否合法合规。请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申报会计师发表核查意见。

富士康在招股书中称,发行人已为其境内子公司的员工办理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及住房公积金。

  毛利率

  无显著优势 与同行相当

借助于中国的人口红利,具有劳动力成本优势的富士康在过去十几年急速成长为世界级的巨无霸工厂。作为代工企业,其薄利多销一直是外界的关注点。

以前述营收和利润数据计算,去年富士康净利润率不足5%。

富士康在招股书中披露,2015 年度、2016 年度和2017 年度,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0.50%、10.65%和10.14%。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富士康的毛利率与之相当。

在富士康的各类业务中,毛利率最低的是云服务设备。

在富士康的各类业务中,毛利率最低的是云服务设备。

2015年度、2016 年度和2017 年度,公司云服务设备的毛利率分别为4.96%、4.64% 和4.65%。其中,服务器的毛利率相对较低,但其对于公司云服务设备的毛利贡献率超过60%。

2016年度,云服务设备的毛利率较2015 年度下降0.32个百分点,主要原因为公司向部分主要客户所销售的服务器产品增加,导致毛利率较低的服务器产品毛利润占比从60.10%提升至73.73%,带动云服务设备整体毛利率有所下降。

最高的是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业务。

2015年度、2016 年度和2017 年度,公司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的毛利率分别为41.46%、47.61%和49.23%。

相比而言,占公司收入比重最高的通信网络设备毛利率处于中等水平。

2015年度、2016 年度和2017 年度,公司通信网络设备的毛利率分别为14.74%、15.88%和13.65%,其中通信网络设备高精密机构件对于公司通信网络类设备的毛利贡献率接近80%。

富士康表示,在4G 网络全面布局、移动互联网等应用蓬勃发展、产品不断推陈出新的背景下,全球手机市场新机型不断推出,客户对于高端手机组件的性能要求亦不断提升,公司该类产品技术含量较高、毛利率也相对较高。

相比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富士康的规模虽然远超,但毛利率仅与之相当。制造业的规模效应发挥了多少,外界无从得知。

  “四新龙头”市值达2.3万亿美元

富士康作为新经济龙头企业A股快速通道的第一股,有赖于一系列促进新经济发展的政策支持。

在2018年证监会工作会议中,证监会披露:“吸收国际资本市场成熟有效有益的制度与方法,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努力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适应性,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相较于2017年的证监会工作会议,增加了“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增加制度的包容性”等新提法。

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政协经济组驻地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今年将继续进行IPO改革的深化。

3月6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支持新经济方面,将会考虑一系列制度创新。阎庆民称,可能会对盈利要求进行调整,主要看公司发展的“技术参数”是否跟产业未来发展一致。对于同股不同权的境外上市企业回归A股,也可能会作出制度安排。另外,新经济企业的认定标准还需要各部门研究确定。

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在广东省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分组讨论会上表示,增加直接融资比重一直是国家所大力倡导的。虽然近几年来直接融资比重有增长,但与国家战略相比还有差距,更加突出的短板在于对新经济的支持。

除了多位高层表态支持,从政府文件来看,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支持优质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将创业投资、天使投资税收优惠政策试点范围扩大到全国。

深交所在2月9日发布的《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8-2020年)》指出,“未来3年将大力推进创业板改革,针对创新创业型高新技术企业的盈利和股权特点,推动完善IPO发行上市条件,扩大创业板包容性。”上交所也表示要通过实施“新蓝筹行动”,支持新一代的BATJ企业成长。

数据显示,从体量来看,符合“四新”概念的中概股市值规模0.89万亿美元、港股0.81万亿美元,加上目前的新经济龙头企业估值,体量在2.3万亿美元左右。

中金公司计算称,若这些公司在未来有望通过CDR或其他上市制度改革登陆A股市场,静态估算潜在的融资量在3000亿美元左右,折合人民币接近2万亿。该机构认为,若这些公司在未来3-5年登陆A股市场,或从资金面角度带来一定的融资压力。但是高质量的“四新龙头”持续上市,在长期内将降低高质量成长股的稀缺性、促进成长股优胜劣汰、表现分化。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